欢迎光临北京烜晟博雅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网站!  
 
 
 
精采书评
精采书评
 
出版流程
出版小说在字体和图片上有要求吗
自费出书时需要注意两点
新入行写手可以赚稿费吗
图书出版具体服务流程及作者需提交材料
图书出版方式
联系我们
地址:北京总公司:北京市丰台区万
      丰路300号
      图书出版基地:天津市河东区
      津塘路金地国际广场
电话:北京总公司 010-59796015
      010-56705815
      010-51291806
      010-58043552(传真)
      
 Q Q:文化出版3:2118190598
      文化出版4:2660741585
图书搜索
站内全文搜索
   当前位置:首页 >> 精采书评 >> 精采书评   
我想写杂文-《拿自己说事》序
 时间:2019/11/7 来源:烜晟博雅文化  作者:管理员  点击:308
 

小时候,妈妈不让我晚上玩得太晚,每次出去前总告诉我:早点回来,太晚了大街上就全是流氓了。我不明白为什么流氓就可以晚上出来而好人就不行,也就将信将疑地听母亲的话。现在我长大了,四十好几了,自己也有孩子了,可是偶尔晚上出去娱乐娱乐时,母亲还是那句老话嘱咐我,并且每隔一段时间就打手机给我,说大街上全是流氓你快回来吧!我心里很好笑,后来就干脆直接答复她:我就是流氓,大街上的人应该怕我才对,怎么我还怕他们呢?母亲就生气地说:他们都是身经百战的流氓,你才打过几回架?可见我做流氓都是不及格的,主要是因为不专业,只有身经百战后才有资格说我是流氓我怕谁。现在我写些杂文,下笔时就是这种感觉。

有人说中国杂文只有三大家:鲁迅、李敖和王小波,这三人均是博古通今、下笔如神的大家圣手,名头压得后人一辈子也不用有什么非分之想。鲁迅的风格我是不大喜欢的,觉得过于阴暗了些,在《父亲的病》(当然这不是杂文)一文中,全文没有一句揶揄中医的话,却无处不在骂中医的“医者,臆也”,老辣得很。放到李敖的笔下,绝没有这么容情,他老人家骂人全是脏字,身经百战,想象一下如果他站到大街上高呼“谁敢惹我”,保证真就没有人敢惹他,而且还要对他心悦诚服,最起码我就是如此。记得他译了一首桑塔耶那的十四行诗,是因为对余光中的中译水平不满,发表以后就有一位年轻人做了个对比评论,指出了双方的优缺点并且附了自己的译作,其下场可想而知——被李敖痛斥为“这小子简直是疯了”。说实话我也这么觉得,掂量一下身板再拿老大开刀呀,怎么也得讲个循序渐进呀。这里面就数王小波的风格贴近现代的本土流行作风——亲和、幽默、有风度、讲究含蓄,但要说我很喜欢那就是瞎话了,要说编辑们很喜欢却是不容置疑的,这年头谁都不想惹事,尤其是本来就不关自己的事。境外的电视台都在各节目后面注明“嘉宾观点与本台无关”,大陆的电视台就不会注,因为即使注明了也是白扯,所以“嘉宾观点”要符合“本台观点”。王小波是什么人,身经百战的老手,自然深谙其中奥秘。现在我想写杂文了,首先会想到王小波,论知识丰富、写作水平那是想都不敢想,只有考虑考虑往谁的风格上靠过去。没办法,以前也写过短文,就像头一回晚上出去娱乐的乡巴佬,以为自己真变成流氓了,让人几棍子打回来,连理由都不给你讲,自个儿揉着大包寻思去吧!

名人写杂文是副业,人出名了就会有许多的道理要教给大家,出名以前没这机会,就算有理也没人听,你算什么东西呀给我上课。我现在无名无分也写杂文,目的并不是想着给谁上课,主要原因是老觉得自己是个杂家,杂家若不写点杂文出来把身板都浪费掉了。

说起我成为杂家的原因很有意思,是因为本是个乡巴佬,到城里来以后觉得什么都挺有趣,什么都想试一试,结果弄了个杂而不精。这也是件好事,因为可以为别人蹚出若干条路来,至于这“别人”指的是哪些人就不好说了,如果编辑们高兴,可能指很多人,如果编辑们不高兴,就是指我儿子一个人。说到这里,想起王跃文在《国画》里借主人公朱怀镜说的话:“从农村到城市不是一代人能完成的。”现在我能做的就是把户口迁进来,再到处逛逛,熟悉熟悉路,至于我儿子喜欢到哪儿玩,那是他的事。

杂文是说理的,王小波说讲理最好讲了,径直一说就行(其实这话是李敖说的)。实际才不是这么回事,讲理是就事论事再论到无边无沿,这事是自己的还行,是别人的就没那么简单,讲得好听、讲得美妙人家会听,真要是“径直一说”恐怕人家会打上门来。李敖能“径直一说”,他也是真这么干的,蒋经国活着的时候他就敢骂人家全家,男女老少都不放过,王小波没这胆量,虽然字里行间他也有这心思,但就是不敢,连指名道姓都不敢。不能指名道姓,这道理就不好讲了,或者讲起来就需要特别的花心思玩技巧。我不敢指名道姓“径直一说”,玩技巧心思又没有什么本领,寻思来寻思去觉得还是应该从自残开始,别人打不过,打自己应该没什么毛病吧,况且打得轻重自个儿还有个掌握。这就是我只能拿自己说事的原因。

从拿自己说事开始练练,等把自己打熟了,打到以为自己身经百战了,再到大街上试试也不迟。不过说实话,我真的是晚上出来娱乐娱乐的,没想过一定要当流氓。

 
 上一条: 赤壁矶头忆东坡-《东坡纪事诗》(代序)
 下一条: 湖北省知名作家、国家一级编剧张德宏为《云水禅心》作序
   
地址: 北京总公司:北京市万丰路300号
  图书出版基地:天津市河东区津塘路金地国际广场
网址: www.xsbywh.cn
邮箱: xsby126@126.com zgwh0126@126.com
     
文学类
学术专著/合著/挂名
综合类图书
照此输入7447
 
北京烜晟博雅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ICP备案:京ICP备15033203号-1
地址:北京总公司:北京市万丰路300号 图书出版基地:天津市河东区津塘路金地国际广场
电话北京总公司 010-59796015/56705815 图书出版基地 13810630851
统一社会信用代码:91110108055599372J 中华人民共和国出版物经营许可证号:新出发京零字第海200218号
北京烜晟博雅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在线客服
扫一扫,关注我们
点这里给我发消息
点这里给我发消息
全国咨询电话
010-59796015
010-56705815
图书搜索
站内全文搜索